文学赏析

文学赏析_文学月刊www.zg16.com

身陷真爱边缘的情色游戏(图)

发布时间:2019-08-11 编辑 :本站 / 81次点击
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赏析 > 儿童文学 > 正文
TAG:

身陷真爱边缘的情色游戏(图)

身陷真爱边缘的情色游戏  苏黎问我,一生中记忆最深刻的感觉是什么。

我抱着她,企图以一个吻当作答案蒙混过关,她推开我怪我从来就没个认真。

当我想起答案时,她已经不在身边。

我打电话给苏黎,问她是否还记得小时候换乳牙的感觉,那颗若即若离的牙齿在口腔里晃来晃去,用手拔掉会痛,留下却又心痒。 当那颗牙齿沾着血留在你的手心时,你会发现心里和牙床一样出现空洞,没了生趣,完全忘记了对新牙齿的期望。

  苏黎在电话那端哭泣,我用舌尖抵着满口的牙齿,不知哪一颗还会像我导演的那场游戏一样坏掉。

我想找苏黎让那场游戏RESTART,告诉她这次我来真的,可是她从此再也不接我的电话,耳边的盲音让我心中一片空白。   不曾认真爱过  大学毕业后我一直留在大连,不是盲目地爱上了这里的一切,而是喜欢这里权与利直接交换的简单规则。

熟谙游戏规则工作自然得心应手,我用两年时间在这家报社做到了广告总监。

除了不菲的薪水,还能坐收报社和客户之间的渔利。

同学大林四处吹嘘,说我的存款数字登上了班级财富榜的首位。   每年春节,回大连的同学都要聚一次。

美其名曰是同学会,在我看来就是嫌贫爱富的誓师大会。

男同学聚在一起,递名片的都是董事长,总经理,女同学们相互介绍老公的身价地位。 我西装革履地请大家在当地最好的酒店聚了两次之后,几个大龄女同学打给我的电话就多了起来。 我半开玩笑地说:“要想和我处,先要跟我住。

”这是大林专门为我量身打造的广告语,效果确实不错,再见面时,那几个女同学都像见到色狼一样地躲着我。

  2007年春节,大林意气风发地在电话里告诉我:“今年同学聚会一定给你个惊喜。

”我说:“带你妹妹来呀?”他急了:“我能把她往火坑里推吗?告诉你吧,苏黎从日本回来了。

”  苏黎是我大学时的女友。 我们在毕业前半年才开始交往,我不确定对她的感觉是不是真爱,我和大林等人读大学时,把上床视为恋爱最高境界。

我跟苏黎牵过手、接过吻,她此前有过男朋友,但远不及我这个情场高手,对于我花样翻新的进攻,她咬紧牙关对雷池重点设防,我只能摸遍她的身体心痒。   苏黎毕业后去了北京,给我写过几封信,我恼怒她事先不和我商量也不同意我家里人帮她找工作,冷嘲热讽地鼓励她找个京城子弟托付终身,她一气之下与我断绝来往。

她去日本以后,我还煞有介事地失落了一阵,不过没用多久我在失去苏黎这棵树后,找到了整片灯红酒绿的森林。

  我开始有点想念苏黎,还是在和别的几个女人上过床之后,没有感情只有欲望。 有一次我让和我同居了半年的女人离开,并给了她几万块钱,她把钱摔到地上大骂我流氓。

第二天起床,散落在房间里的钱一分不剩。

  我躺在沙发上想,当年苏黎守身如玉不算是我的遗憾,她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纯洁。 回想起她,仿佛就在眼前,一切那么清晰。   同学会里的惊艳  我怕大林说我矫情,聚会那天早早到了酒店。 苏黎和几个叽叽喳喳的女同学一起来的,我不知道她目光是否是在找我,我们的目光碰到一起时,她嫣然一笑,继续和女同学寒暄。

她比几年前更漂亮,肤色诱人,身材丰满。 大林笑嘻嘻地来到我面前讨赏,我不耐烦地催他快点开始,内心因苏黎的冷落有些不安。

  酒宴开始,苏黎坐在我的正对面。 几杯热酒喝下后,我主动捕捉她的目光,她一味地躲闪,跟其他男同学喝酒聊天。 大林喝多了,非让苏黎说几句日语活跃一下气氛。

我趁机和苏黎对话:“听他的,你说了他也听不懂!”苏黎一脸红霞地瞪了我一眼,众人哈哈大笑。 做了医院党委书记的老团支书对着苏黎说:“还是你有面子,你不来方炎根本就不和我们这帮老女人搭话。 ”我尴尬地干掉一杯酒。

  桌上的酒差不多喝完了,同学们聊天的聊天,唱歌的唱歌,也有的三三两两离开酒店,我把苏黎约到一楼咖啡厅。

  “以前没发现,你酒量不错。 ”她面带微笑先入为主。

  “工作时练出来的,大学时要有这酒量早把生米做成熟饭了。

”我边说话边注意她的表情,她脸色酡红,神情因这句话而伤感,我不敢再往下说了。

  她抬起头,眼中有泪光闪动地说,你还好吗?我说还行。

她笑了笑:“我可听说,毕业后你性情大变,整个一花花公子,还有一句至理名言叫什么来着?”我赶紧打断她:“哪敢,别听大林胡说八道!”  我打量着她没有任何修饰的手指,故作轻松地问:“结婚了吗?”  她昂起脸露出奇怪的表情:“结了,正准备离呢!”  我愤愤地说:“谁那么有眼不识金镶玉?”  “第一个就是你!”  她的回答让我哑口无言。 我借着咖啡厅中的灯光很想摸她的手,她识破了我的意图,换手拿咖啡,我僵在那叹了口气。

  临走时,我问她此次回来是作为旅日华人还是要叶落归根了。 她撅着嘴说你管不着,我厚着脸皮要了她酒店的房间号,说是要带她故地重游一番。

我有些醉了,酒精的刺激让我满脑子都想着苏黎以前对我的好。   复活的爱情  同学聚会以后,我还想再见苏黎,那晚她介于热情和冷漠之间的态度让我很有一种征服的欲望。 后来我才想明白,这原来是男人普遍的一种心理,妄图在旧情人面前展示自己一贯拥有的魅力。   我很快给苏黎打了电话,要带她散散心,没想到她痛快地应允了。

我们大模大样地在母校的校园里游玩,路过曾经温存过的地方,我顺势拉了她的手,她挣脱了几下就没有拒绝。

那几天,我们俩一直混在一起,我感觉自己年轻了不少。 苏黎依然如大学时一样美丽温顺,任我抚摸遍她的全身,就是不让我去她的酒店。   星期天,我带她去老虎滩海洋馆看动物表演,那是她大学时最喜欢的地方,她高兴地像一个小女生。 节目空隙,她的头挨到我肩上,我揉着她的头发,心里终于冲出一句话:“我又爱上你了。

”我的话让她很吃惊,但很快就变成不屑:“是不是先要和你住?”我第一次无法判断女人讲话的真假,一脸沮丧地看着她,她背过头在笑。   晚上我送她回酒店,她没有反对我去她的房间。

房间里有她强烈的气息,我只坐了几分钟,就终于忍不住把她按到了床上,她不出声,手脚一直在反抗,我们无声地角力,直在我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,她顺从了。 我们积压了太多的欲望和怨恨,直到筋疲力尽。

我看着她的身体,心中不知是喜是悲,脑子里乱成一片。 她幽幽地问我:“你把我当成什么人?情人,还是?”我凝视着她的眼睛,说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回话:“一个可以令我改变自己的女人!”。